協鑫新能源破局:朱共山重新掌舵 聯動油氣資產謀新路

2022-09-10 13:24:06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當朱共山、朱鈺峰父子先后厘清、重塑協鑫科技、協鑫能科002015)這兩家公司的業務,并使其走上正軌之后,協鑫新能源也順勢成為他們接下來的工作重心。

  記者 曹恩惠 上海報道 如何盤活協鑫新能源的價值,這是朱共山、朱鈺峰父子在打造協鑫集團這艘新能源巨艦時所面臨的一道必答題。

  協鑫集團旗下的上市公司正在按照“科技協鑫、數字協鑫、綠色協鑫”的新戰略穩步發展,被賦予了新的定位和角色。這其中,協鑫新能源無疑是承載著實現“綠色協鑫”的重要任務。

  近些年來,這家曾經躋身全球民營光伏電站龍頭地位的新能源公司,曾困囿于高負債。而通過這幾年的輕資產實踐,其降負債的效果顯著。

  但這還不能滿足資本市場的期望。記者注意到,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里,協鑫新能源先后公告了兩件大事——去年7月份,該公司發布業務更新公告,成立氫能事業部,積極研究發展氫能及相關產業;今年7月份,該公司宣布與保利協鑫天然氣集團簽訂諒解備忘錄,或通過對后者的股權投資而投資“埃塞俄比亞—吉布提石油天然氣”項目。

  如果說降負債是卸包袱,那么,搶抓氫能及LNG風口,則是協鑫新能源握住指引未來航線的羅盤。

  并且,掌舵手迎來了新的變動。

  大刀闊斧重組董事局

  協鑫新能源不是協鑫集團旗下第一家上市公司,卻一時風光無兩。

  2011年,保利協鑫能源(現更名為協鑫科技)開始零星開展光伏電站開發業務。一直到2014年5月份,保利協鑫能源順利完成對森泰的股份認購,保利協鑫持股62.28%,后者正式更名為協鑫新能源并開始經營太陽能業務。

  隨后的三年,是協鑫新能源的蜜月期——2014年至2016年,該公司實現了光伏電站裝機規模的“三級跳”,從616MW增至3.5GW,一躍成為全球光伏電站開發龍頭企業。

  然而,大規模的電站開發對資金提出了極大的需求,并筑高負債。與此同時,新能源補貼拖欠亦成為光伏電站開發企業的“心病”。多重因素之下,協鑫新能源走上了轉型變革之路。

  協鑫新能源的轉型發生在整個集團業務調整的大背景之下。這其中,作為集團核心人物的朱共山、朱鈺峰父子同樣經歷角色的轉變。

  最新的變化,便發生在協鑫新能源身上。

  9月9日晚間,該公司發布重要公告,事關朱共山、朱鈺峰父子新的角色分配。

  公告顯示,朱共山獲任協鑫新能源執行董事、董事會主席,王東獲任執行董事、總裁,朱鈺峰留任執行董事,并調任董事會副主席。

  有著三十年石油領域工作經驗的李建軍,獲任協鑫新能源首席技術官。值得注意的是,李建軍曾在中國石化工作超過二十年,之后擔任西南能源(香港)有限公司的首席運營官,全面負責在埃塞俄比亞東部歐加盆地及西部甘貝拉盆地等四個勘探區塊的勘探開發工作。

  作為目前依舊活躍在行業一線的“光伏老兵”,朱共山明顯比過去忙碌得多。這兩年里,他與朱鈺峰先后主導了協鑫科技、協鑫能科的業務架構調整,分別向這兩家上市公司輸入了新的資本故事——前者,重新聚焦多晶硅業務,拓展顆粒硅的市場份額;后者,布局移動能源領域,在換電產業和儲能環節做得風生水起。

  協鑫新能源自去年宣布布局氫能、降負債任務順利完成后,至今年調整策略同步關注油氣項目,資本市場還在期待它更多實質性的動作。

  就在今年8月底,身為協鑫新能源控股股東的協鑫科技宣布了一則消息,將通過實物分派的方式出表協鑫新能源,并為協鑫科技“回A”做鋪墊。這一舉動的背后之意不難理解,一位行業分析師向記者表示,“協鑫科技與協鑫新能源目前業務并不協同,且協鑫新能源虧損會沖抵部分協鑫科技利潤,出表對于協鑫科技將是一大利好!

  事實上,協鑫新能源的資本價值,并未完全被挖掘。朱共山重新上陣則意欲釋放出積極的信號。

  記者還注意到,隨著朱共山、朱鈺峰父子職務的重新調整,兩人之間此前業務板塊的分管界限被打破。

  在協鑫新能源發布公告的同日,協鑫科技、協鑫集成002506)同樣公布了人事變動——朱鈺峰調任協鑫科技董事會副主席,并擔任協鑫集成董事及董事長。

  “朱共山再度擔任協鑫新能源的董事局主席,以及朱鈺峰擔任協鑫集成董事長、協鑫科技董事會副主席,二人職務的變動,預示著接下來整個協鑫集團的更多資源、產業優勢將與協鑫新能源相結合,進一步推進該公司下一階段的戰略轉型內容!币晃唤咏鼌f鑫新能源的人士對記者表示。

  新舊業務的協同與升級

  協鑫新能源該如何破局?當朱共山、朱鈺峰父子先后厘清、重塑協鑫科技、協鑫能科這兩家公司的業務,并使其走上正軌之后,協鑫新能源也順勢成為他們接下來的工作重心。

  在整個協鑫集團的資本版圖中,協鑫新能源依然是不可或缺的拼圖。根據該公司發布的2022年中期報告,截至今年6月底,其所持有的光伏電站規模為0.8GW,同時為全國106座、裝機容量超3.4GW的光伏電站提供運維服務。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期報告中,協鑫新能源表示已經成立18家省級開發公司,重點布局園區分布式能源項目。

  與此同時,以輕資產模式投資進軍液化天然氣業務,也引發資本市場的想象。畢竟,在協鑫集團的業務板塊中,還有油氣資產等待價值的發掘。

  9月6日,江蘇南通洋口港陽光島,一場活動儀式在此舉行——江蘇如東LNG接收站工程奠基。據該工程負責人蓋曉峰介紹,項目一期總投資約50億元,擬建設1座LNG卸船碼頭、1座裝船碼頭、2座20萬立方米容積的LNG儲罐及配套工藝和公用工程設施,建設規模達到年處理能力40億方天然氣,計劃于2025年年中投產運營。

  在這場奠基儀式的致辭中,朱共山的一句話引人關注,“協鑫匯東如東LNG接收站工程,將向上承接協鑫‘一帶一路’非洲沿線最大、中國在海外陸上面積最大、可開采儲量最高、開采成本領先的‘埃塞俄比亞—吉布提石油天然氣’項目!

  據記者了解到,“埃塞俄比亞—吉布提石油天然氣”項目的天然氣地質資源量高達5萬億立方米。

  實際上,協鑫新能源未來加大布局油氣業務的可能性并不令人意外。自去年7月宣布進軍氫能產業時,協鑫新能源曾具體闡明了 “藍綠同行”的戰略。這其中,藍氫的生產必須有可靠的天然氣供應,綠氫的生產未來則需要由以光伏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作為先決條件。

  種種跡象表明,協鑫新能源目前正借助集團資源逐步提升新舊業務的協同性,并實現戰略升級。

  而如今協鑫匯東如東LNG接收站工程項目的推進,更加引發外界的猜想。

  2021年12月底,協鑫新能源曾官宣,其提早完成去年出售2GW電站的目標。這預示著,其輕資產戰略已然成功。

  不可否認的是,在當前“雙碳”目標的加持之下,協鑫新能源正站上風口。雖然目前的困境仍存——業績虧損、債券待兌付,但該公司未來的想象空間仍在。

  而朱共山重新掌舵后,協鑫新能源的價值正待被喚起。

關注同花順財經(ths518),獲取更多機會

0

+1
  • 北化股份
  • 東易日盛
  • 億晶光電
  • 寶馨科技
  • 邦彥技術
  • 錫裝股份
  • 同興環保
  • 融鈺集團
  • 代碼|股票名稱 最新 漲跌幅